《財經》雜志:BATH四大科技巨頭亮出新基建傢底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18日
       国家电网的电网覆盖全国88%以上的国土面积, 服务人口超过11亿。 6月15日, 这家维护中国几乎整个电力网络的巨头公司举行了大型云签约仪式, 与以百度、阿里、腾讯、华为为代表的多家科技公司签署数字新基建战略合作.协议。项目规划布局电网数字平台、能源大数据中心、电力大数据应用、电力物联网、能源产业云网、智慧能源综合服务、能源互联网5应用、电力人工智能应用等十大重点领域、能源区块链应用、电力北斗应用等项目。今年总投资约247亿元, 预计带动社会投资约1000亿元。此次合作中出现的每家科技公司都有不同的专业领域, 将从不同的角度与国家电网展开合作。百度、阿里、腾讯和华为是目前中国数字市场的龙头企业。他们从市场开拓出发, 引领了这一轮中国数字经济的发展和转型。今年3月4日,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强调, 要加快推进国家规划明确的重大项目和基础设施建设, 特别是加快新型基础设施建设步伐。 .这可以看作是中国信息时代和数字时代的分水岭。此后, 新基建投资风起云涌, 国家电网就是典型案例之一。在这一轮新基建投资热潮中, 政府投资只是作为引导, 更多的投资来自民间。特别是在信息技术领域, 作为新的基础设施关键是信息技术技术含量高, 投资规模小, 未来需求空间大。能有效吸引社会资本投资, 同时减轻政府投资压力, 更适合中国应对当前经济困难。科技巨头在这一波浪潮中面临的机遇和挑战最多, 需要做得更多。根据国家发改委对新基建的解读, 新基建大致可以分为三个方面。一是信息基础设施。主要是指以新一代信息技术演进为基础的基础设施, 如以5、物联网、工业互联网、卫星互联网为代表的通信网络基础设施, 以及以人工智能、云计算、云计算等为代表的新技术。区块链。以数据中心和智能计算中心为代表的技术基础设施、算力基础设施。二是基础设施一体化。主要是指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的深度应用, 支撑传统基础设施转型升级, 进而形成综合性基础设施, 如智能交通基础设施、智慧能源基础设施等。是创新基础设施。主要是指支持科学研究、技术开发和产品开发的具有公益属性的基础设施, 如重大科技基础设施、科教基础设施、产业技术创新基础设施等。这三种基础设施看似截然不同, 但实际上它们是密不可分的。 5 提供高速连接, 云计算提供强大的计算能力, 解决最根本的问题:工业智能化。
       无论是数字化、线上化、互联网化还是云化, 最终目标都是实现智能化和减量化为了提高效率, 转型升级, 能源基础设施和交通基础设施也需要物联网技术的赋能。也就是说, 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物联网、5等技术必须共同发展, 才能产生聚变效应和辐射效应。四大科技巨头进入数字行业的时间和重点各不相同。细细拆解会发现, 除了在五个领域深耕的华为之外, 几乎所有其他领域都涉足, 并且在一些领域形成了比较优势。以百度为例, 百度的实力就是。今年6月, 百度对外公布了新基建布局。这张图显示, 百度依托百度大脑、飞桨、智慧云、芯片、数据中心等新基建, 推动智能交通、智慧城市、智慧金融、智慧能源、智慧医疗、工业互联网、智能制造等领域将实现产业智能化升级, 目标是成为中国最大的新基建服务提供商。百度是中国第一家进行技术探索的科技公司, 也是目前唯一认为这将是公司未来战略起点的科技巨头。今年7月初, 百度王海峰在接受《财经》专访时表示, 百度不仅是基础设施建设者, 更是技术和应用创新的引领者和推动者。而他本人不仅要对技术的先进性负责, 还要对技术的应用效果负责。目前, 技术在各行各业的应用尚未普及, 但很多科技公司可以提供基于云计算的解决方案和产品。百度如何脱颖而出?王海峰认为, 百度的现成产品可以它可能不是最丰富的, 但百度擅长基于技术创造最适合需求的产品。这种信心来自百度十年来逐渐系统化的技术体系。这些技术实力包括但不限于:服务超过190万开发者的百度大脑、国内首个开发者规模最大、功能最全的开源开放深度学习平台飞炮、百度在国内公有云阵营中排名第一。智能云、研究前沿技术和创新应用的百度研究院、自研芯片、深度学习专利数量全球第二等。在与国家电网确定战略合作框架后, 7月, 百度连续签了三个大单, 一周之内没有停过。合同对象为中国建材集团、上海浦东发展银行和上海浦东新区。
       从外面看, 这似乎是一个好的开始。从内部看, 这样的机会似乎弥足珍贵, 不可回避。一位在百度多年的技术员工告诉财经记者, 外界一直在谈论百度, 这些年错过了很多机会。尤其是这条路上, 百度一直孤独, 曲折。现在看来, 大机会真的可能来了。未来。百度强调智能云, 而阿里巴巴强调云智能。阿里巴巴旗下的阿里云是中国云计算的先驱和领导者。国际研究机构今年5月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 在亚太市场, 阿里云排名第一, 市场份额从26%上升到28%, 接近亚马逊和微软的总和。据统计, 阿里云为超过半数的上市公司和80%的中国科技创新企业提供服务。另一组数据是, 今年, 技术背景的张建峰为阿里云带来了770亿美元的估值。 2018年张剑锋刚上任时, 这个数字是390亿美元。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 阿里云的估值几乎翻了一番。
       阿里云智能的深层逻辑是, 云是基础。公司的云计算能力最为突出, 但云只是底盘。多年来, 汇聚了5、物联网、工业互联网、云计算、人工智能、区块链、云数据中心等各类信息基础设施。并通过城市大脑、工业大脑等新基建全方位参与,

深度参与聚变基建。阿里巴巴认为云计算是一种规模经济。随着规模的扩大, 云可以向上定义软件, 向下定义硬件, 推动世界走向软硬件融合。今年, 张剑锋为阿里云设定了新的目标:从飞天云操作系统打下深厚的基础, 延伸硬件的定义;搭建厚平台, 将钉钉等新操作系统与阿里云深度集成, 实现云通集成;强化生态 以云和新型操作系统为基础, 构建繁荣的应用服务生态。钉钉是在阿里云基础上成长起来的又一个新的业务容器。
       一位云领域资深创业者评论说, 如果钉钉需要做大,

他会选择整合的思路, 加快业务扩张的步伐。目前, 钉钉生态基本上是一个处于培育期的种子玩家, 没有明星代言人可以支持现场, 但只要坚持下去, 自然会吸引到真正有实力的合作伙伴, 而且总有一些种子选手。可以用完。看一个方向,

继续努力, 终于初看起来吹牛的已经实现了, 半路杀敌, 这一直是阿里和华为成功的原因。他说, 所以虽然我不喜欢钉钉现在的产品功能, 但我看好它的未来。腾讯在市场上的布局晚了几年, 但公司在工业互联网领域布局的决心越来越坚定。今年, 距离腾讯2018年930产业互联网结构调整已经过去了近两年。腾讯成立了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 负责战略的实施。腾讯云整合腾讯的技术、支付、社交等能力, 提供政府、企业、金融、医疗等服务。 、教育、交通等行业提供数字化解决方案。腾讯的优势是端到端的社交网络。目前, 它植根于消费互联网, 拥抱工业互联网。其业务广度几乎与阿里巴巴相当。两人都有帮助各行各业数字化升级的雄心。 7月, 腾讯优图实验室宣布整合优图视界在泛娱乐、广电传媒、内容点评、行业等领域多年的技术积累和行业实践经验, 推出四大开放平台。华为对新基建的野心有五个基础。从订单数量、专利数量和基站出货量来看, 华为是全球5个领域的核心玩家。除了5, 华为特别关注的两项技术是云和云。在华为看来, 新基建时代之路是以5为核心的新连接, 电就是新的云计算。其中, 强调全栈全场景, 直接对标百度。今年以来, 美国政府对华为的打压力度丝毫没有减弱, 甚至有加大的趋势。但在5和新基建的帮助下东风、华为的脚步并未停止。根据华为发布的最新财报数据, 2020年上半年,

公司实现销售收入4540亿元, 同比增长131%, 净利润率为92%。其中, 运营商业务收入1596亿元, 企业业务收入363亿元, 消费者业务收入2558亿元。这组数据是建立在华为海外市场大部分停滞不前的前提下。中国用了几十年的时间, 才从勉强维持供电到全国24小时不间断供电。
       新的基础设施已经到来。这不会是一次快速的进军, 而是需要同样时间才能完成的全面技术进步。与20年前不同的是, 在这波新基建的浪潮中, 中国不缺提供相应基础设施的国有企业, 也不缺新技术公司。未来十年, 中国的经济发展所缺少的, 是一群为中国经济增长负责的人。科技公司。此次国家新基建所包含的技术和应用具有一定的共性, 操作系统、芯片、底层训练框架等核心技术保持不变。在过去的几年里, 科技巨头已经意识到自主技术的重要性。他们的眼光越来越下沉, 投入巨资研发低级自主技术。四大科技巨头的投资集中在芯片和操作系统领域。比如百度自主研发的飞桨深度学习平台、百度昆仑和鸿鹄芯片;阿里云操作系统飞天, 以及终端操作系统、数据库、互联网中间件、服务器龙与芯片等。今年4月20日, 它宣布, 未来三年将再投资2000亿元, 用于云操作系统、服务器、芯片、网络等重大核心技术的研发, 以及面向未来的数据中心建设。紧接着, 5月26日, 腾讯宣布未来五年将投资5000亿元用于新基建。 5000亿元将用于云计算、区块链、服务器、超算中心、人工智能、5网、网络安全、量子计算、音视频通信、大数据中心、物联网操作系统等。百度也不甘落后。 6月19日, 百度宣布, 未来十年将继续加大对人工智能、芯片、云计算、数据中心等新基建领域的投入。预计到2030年, 百度智能云服务器数量将超过500万台。同一天, 百度还宣布,

预计未来五年将培养500万人才。可见, 攻克核心技术是上述三大巨头未来投资的重要方向。不同的是, 华为目前还没有明确要投入多少资金, 培养多少新基建人才。不过, 在芯片和操作系统领域的自主研发方面, 华为这几年走的很快, 最受关注的还是自主研发的操作系统鸿蒙。自2018年12月加拿大事件以来, 华为密集推出了一系列自研芯片和服务器平台产品。如服务器芯片鲲鹏和服务器平台泰山、5基站核心芯片天罡、基带芯片巴龙和华为自研路由器芯片凌霄等。这些名字都取自“山海经”, 而华为山的规模海精兵团还没有不断扩张。结合当前动荡的国际环境, 中国领域资深技术专家向《财经》记者评价, 芯片和操作系统是目前公认的需要更加自主可控的核心领域, 但还不是全部, 比如在领域, 除了芯片,

加强基础层技术研发, 拓展训练框架等基础领域同样重要。中国已经形成了较为完整的产业链, 但在通用芯片和开源深度学习算法框架方面仍受制于人。发展新基建, 必须狠抓底层核心能力的自主创新。诚信很重要。王海峰告诉《财经》记者。开发推理模块实际上是由许多公司完成的。但是一个完整的培训平台, 这要困难得多。 2016 年, 百度开源了其完全自主的深度学习框架, 即现在的中文名飞报。在该领域, 深度学习框架起到了承前启后的作用, 底层是芯片, 顶层是各种商业模式和行业应用。它就像时代的操作系统和移动时代的安卓, 让开发者可以像搭积木一样在上面构建自己的应用程序。目前, 飞桨广泛应用于工业、农业、服务业等领域, 服务超过190万开发者。 Paddle 的目标是谷歌, 这是目前世界上开发人员最流行的深度学习框架。据波士顿咨询集团2019年底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 在国外人工智能发展框架中, 活跃度和搜索量的得分高达9677, 排名第二的得分为5155。有很多互联网公司和中国的人工智能创业公司。采用。不少使用过的开发者告诉《财经》记者, 它功能齐全, 开发方便。选择它的原因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做更好的应用创新。与桨相比, 桨最大的意义不在于它今天的强度和大小, 而在于它的存在并度过了最艰难的阶段。与芯片和操作系统类似, 虽然各种技术或代码框架和平台名义上是开源的, 但它们仍然受制于所在国家的法律和行政命令。在国际形势动荡的环境下, 随时都有供应中断的风险。今天可以用, 明天就不能用了。这样的状态迟早要解决。王海峰说道。回顾七年的历程, 他总结道, 飞桨难做, 底层技术难研发, 能力难建。在开发者生态方面, 当开发者数量突破100万门槛时, 最艰难的初期已经安全度过。这是一个技术价值再次闪耀的时代。科技或许是敲开新时代大门的金手指。每个人, 包括四大科技公司, 都在路上。对于百度来说, 下一个挑战是对飞桨等底层技术的清晰规划。这不仅包括不久的将来, 还包括五年和十年的道路。对于芯片和操作系统来说, 完全独立可控既不现实也不可能。结合华为近期芯片供应中断的现实, 除了专利和技术外, 还需要政府的支持和引导, 实现全产业链、供应链的防控。保证。新基建带来的数字生产力正迅速转变为经济复苏的驱动力。国家统计局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 1-4月1月份, 计算机和办公设备制造业投资增长154%, 科技成果转化服务投资增长280%, 电子商务服务投资增长256%, 专业技术服务投资增长125%。多个省市政府纷纷出台新基建规划, 而在资本市场, 新基建已经火了好几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