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开园里的“联大”老人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11日
       2004年协助梁继生教授编辑《校庆丛书》。期间因编辑需要, 有幸接触了几位在南开公园工作生活的西南联大老学长及其后代, 听了很多。联大期间, 学者和学校看到了许多珍贵的联大文本和视频资料。当时心里很激动, 觉得这些老人真是南开的宝库。当时我就觉得, 如果我们把他们的口述资料收集起来, 对西南联大和南开大学的历史来说, 可能是一个有用的、有价值的补充。其实, 说起最早接触“联合国大会”老爷子的, 一定是沉盘文先生。 1996年考入南开大学。在迎水岛校区的一年里, 我基本上是一无所知, 对学校了解不多。第二年, 搬回校本部后, 我感觉自己像个南开人。 1997年是“七月七日事变”60周年。今年7月28日, 也是日军焚烧南开大学60周年的悲惨纪念日。当时, 梁继生教授编写的《日军焚毁南开暴行纪实》在南开广为流传, 大多数老师和朋友都跃跃欲试。那时, 我和我的同学们面对面地一起阅读这本书, 它仍然不时出现。知道沉先生就是此时。那时, 我在大众路上闲逛, 总能看到一个身强力壮的老人, 骑着单车, 从他身边疾驰而过, 师兄曾指着后面说:“这就是‘大枪’ ’南开, 沉盘文。先生们”。 “大炮”一开始没什么意义, 后来才明白, 原来, 他是个健谈、直言不讳的演说家, 被称为“大炮”。由于我的专业, 我一直在接触一些关于大会的文字, 其中很多是沉老师写的。一位80多岁的老人不遗余力地宣传南开, 介绍南开大学的历史, 评价南开对联合国大会历史的贡献。后来才知道, 早在1992年, 年事已高的沉先生就提出“允许私人和民间组织向日本政府索赔战争损失”的构想, 并积极推动南开民事赔偿运动。这种精神和他对南开的炽热感情深深地感染了年轻的我们。 2003年, 因工作原因, 参加了“南开百年”展览写作组的工作。在一次校友座谈会上, 我终于看到了沉老师的风采。这位80多岁的老人, 说到情感部分, 他声音的慷慨, 感染了所有四个。到时候, 我只有一种感觉, “没有人比沉先生更爱南开”! 2004年底, 南开花园永远告别了著名数学家陈兴深。陈先生晚年大部分时间都投身于中国数学事业, 言行举止令人钦佩。但至今最让我遗憾的是, 一直没有机会见到陈老师。
       所谓“见其风采”, 也不过是几次坐在台下, 仰望这位备受尊敬的“联合国大会”老人。 .陈先生的事迹大多是通过相关著作或各种媒体获得的。 2004年, 陈先生带着一个未完成的心愿去世, 那就是“没能看到中国成为数学强国”。然而, 让令人欣慰的是, 他在1990年代“21世纪中国必将成为数学强国”的预言成真。 2002年, 国际数学家大会在中国召开, 人们终于看到了“陈世深猜想”的完美证明。本次发布会上, 面对记者的提问, 先生再次直言:“我觉得中国现在已经是数学大国了, 数学大国以外的人都喜欢用数学强国,

但中国还不是数学强国, 这需要一些时间。”。
       在这次会议上, 陈总意味深长地说:“我们应该思考的是, 如何让中国在数学家大会之后赶上发达国家, 这比在大会上做几十份报告更重要。” 1927年, 梅伊齐校长在清华大学送给友美预科毕业生的礼物中说:“在国外, 不忘祖国;在新社会, 不忘自己;遇到困难, 不忘初心。问题, 我们必须保持科学的态度,

求真。” “不忘祖国, ​​不忘自我, 追求真理”是陈世深人生的真实写照。王玉哲、张怀瑾、邓汉英, 听他们聊起老老师老友, 回忆美好时光, 真是一种生活享受。张怀瑾先生是我大学同学的爷爷。正因如此关系, 每次跟他说话,

我总是觉得很自由。君子精神很强大, 说话也很厉害, 他用自己的经验指出了市场谣言谬误指出了《吴秘日记》及相关史书的错误。谈老师谈朋友, 就像听了很多, 像罗勇, 像罗长培, 在感情的深处常常控制不住自己, 每一次讨论都激情澎湃, 甚至落泪, 让人真切的感受到他专门用于大会和对联。来自大师朋友的爱。 1998年, 恰逢历史系成立75周年, 在庆典上, 我第一次见到了王玉哲老师。那时的王先生, 稳重而清晰。今天, 他已经90多岁了, 年纪很大了。
       不过, 虽然步履蹒跚, 但他还是有一个清晰的想法。谈起北大、清华、南开等西南联大的内幕, 他依然历历在目, 历历在目。他谈到了三所学校师生赴湖南、贵州、云南的旅行团。还有很多有趣的词, 听他的听写真的让人“胃口大开”。邓汉英先生, 数学系, 曾就读于联合国大学, 后在联合国大学和南开大学任教。与邓先生交谈, 我总是对他惊人的记忆力、清晰的思维和非常有条理的语言感到惊讶。他讲述了留学路上的往事, 从江苏老家搬到云南的经历, 着实让人有身临其境的感觉。邓先生结识了后来成为中国科学院院士的廖善涛和后来成为著名翻译家的徐远冲先生。买一张去贵阳的火车票是一件历史大事, 听起来很热闹。时间无情, 人才新陈代谢。南开公园里的“联大”老人数量很少。书生子辈的后人, 大部分庙宇也有霜。珍惜、拯救和保存这些“活”的历史, 确实是南开年轻一代义不容辞的责任。